怪石头

男生们是非 我轻轻声讲给你

我的特长就是把裹脚布写成裹尸布 变得更臭更长

【丹罐】HAPPY ENDING

🎵真相是假

茫茫几个月前空手套歌单的作业终于交了

想知道点播这首歌的朋友还在不在

不过想想低端文笔的本人也没什么值得惦记的(手动摊手)

好了

骂的轻一点吧






赖冠霖回到后台化妆室,已经觉得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拿着桌上的三明治干啃了两口,就又没了胃口,看着镜子里面下颚线更加明显的自己,他也觉得很无奈。

“是不是应该找个医生看看了?”赖冠霖自言自语。这时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上面显示“志训哥”。

赖冠霖毫不犹豫地接起来:“喂,志训哥。”

“冠霖呐,工作结束了吧?”

“嗯,哥呢,今天也很忙吗?” 

“我也结束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今天啊……好,在哪里见面呢?”

“就上次咱们去过的居酒屋吧。八点,等你啊。”

“好的!志训哥,晚点见!”


吃饭啊……赖冠霖开始犹豫等下要用怎样的演技来让志训哥相信他的胃口很好呢?


赖冠霖简单整理了东西,让经纪人提早下班了,自己打车到了约定的居酒屋。这个居酒屋的老板是朴志训的朋友,早就为他们留了房间。赖冠霖熟门熟路地打开门,朴志训已经坐在里面喝着汤,他的面前摆满了一桌子的菜。

“哦,冠霖来啦!快过来,先吃饭。”看道赖冠霖进来,朴志训赶紧放下勺子,给对面的杯子里倒上冰水。

“志训哥,怎么点了这么多啊?我之前在化妆室吃了东西,现在都还不怎么饿呢……”赖冠霖坐下来看着这一桌子的食物有些头疼。

“你这还在长身体的年纪,怎么会吃不下!”朴志训抓起筷子塞到赖冠霖的手里,“你也不看看自己都瘦成什么样了!”

“我这是骨感美!哥真是一点都不懂欣赏。”赖冠霖嘴里抱怨,但还是很听话的夹了面前的烤牛舌放进嘴里。

“现在流行蜜桃相,懂不懂?来多吃点。”

“哥,别骗我了,那是女明星才流行蜜桃相呢!”


每次跟哥哥们吃饭,赖冠霖都会被催要多吃点东西,可是每次努力吃进去的食物好像都不能被肠胃接受,最后都贡献给了下水道。这些他从来没告诉过别人,放任着体重一点一点往下掉。

“也不知道你的经纪人是怎么照顾你的,怎么会越来越瘦了?”

“志训哥,不要再说我了,今天突然找我吃饭是有什么事吗?”赖冠霖赶紧把话题从他的身材上岔开来。

“啊,差点忘了正事!”经赖冠霖提醒,朴志训才想起来今天吃饭的目的,他放下筷子,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赖冠霖,“喏,这就是今天的正事,拿着。”

赖冠霖接过来才看清,原来是一份请帖。

“哥?!你要结婚了?!”赖冠霖吃惊地问。

“怎么看字的!你再给我好好看清楚,是谁要结婚了!”朴志训一口气没接上,差点被气死。


赖冠霖这才打开来,白色的请柬上,烫金花体的“Kang Daniel”印入他的眼帘,眼睛里瞬间冒起了湿气,“咳……这个是……”

“没错,是丹尼尔要结婚了。”朴志训抓起一串铐鸡翅放进嘴里,“你看,连结婚,他都是第一呢。”

“这样啊……”赖冠霖眨了眨眼睛,让湿气散去,盯着请柬上两个人名字中间的爱心看了好久。

“这回真的是要死心了……”赖冠霖说道。

“嗯?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赖冠霖赶紧闭嘴,尽量把注意力都放到食物上,可是他越是这么想,他的肠胃却一直在唱反调。反胃的感觉快把他逼疯了。

“志训哥,谢谢你给我送请帖。那个,我先去个洗手间。”赖冠霖不等对面的人回应,直接站起来走出了包间。再打开洗手间门口,赖冠霖一个反胃,把刚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他抹了一把嘴,站到镜子前。镜子里的人,苍白的脸上还挂了泪痕,透着一股病态。


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赖冠霖想不通。


等赖冠霖重新回到房间,朴志训已经开始吃水果了。

“志训哥,都吃好了吗?”

“对啊,怎么去了这么久?是不是不舒服?”

“啊,嗯,是有点,所以我想早点回去了……”赖冠霖顺杆回话。

“照顾好自己,你赶紧回去吧,晚上早点休息啊。”朴志训看赖冠霖的黑眼圈都快比眼睛大了,想让他早点睡觉,便先放他回家了。

 

赖冠霖回到家也不开灯,先瘫在了沙发上,在黑暗中躺了几分钟后,又不死心地想去看那张请帖。随身的包被他丢在门口,他走到玄关处,还被脚下的毯子绊了一下。赖冠霖按亮玄关的灯,突然的灯光,亮得他有些不适应,眼睛被刺得想重新闭起来。他席地而坐,从包里的杂物间找出了那份请帖。

白色的基调,烫金的文字。这色调的设计让赖冠霖不由想起了他们某张专辑的外盒。那时候,他们是什么样的?赖冠霖有些想不起来了。他突然觉得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他的身体,让他喘不过气来。


“那时候?还有什么可想的吗?”


赖冠霖想振作起来,催促着自己去洗漱。他吹干头发,换好睡衣,躺倒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开始放空自己,但是他的脑袋不受控制地开始回忆起那张请柬。

从组合解散的那一天起,赖冠霖就把自己对姜丹尼尔的感情判了死刑,但是在他的潜意识里觉得只要丹尼尔没结婚,那么他就还能不要脸地将这个死刑勉强算成死缓。可是现在宣判的时间终于到了,他的那份无望的暗恋终于可以被扼杀了。

赖冠霖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直到眼睛开始干涩,又舍不得眨一下。

最后,赖冠霖还是无奈爬起来,走到厨房,往锅子里倒上牛奶,开始加热。透明的玻璃盖子慢慢被水蒸气铺满而变得模糊。

 

失眠找上门来,他躲都躲不过。

 

出道前就开始这样。那时候,赖冠霖都是半夜躲到厨房给自己热一杯牛奶。

“冠霖?”

“嗯?”赖冠霖回头,“丹尼尔哥,你怎么还没睡?”

“这话应该是我问才对,你这么未成年人为什么还没睡?”

“我睡不着,所以想喝了牛奶再睡。”

“诶咦,我们冠霖还是个孩子啊。”丹尼尔说着摸上赖冠霖的头发。

“哥要喝吗?”

“好啊。”丹尼尔靠在门口,就看着赖冠霖把牛奶倒进两个杯子里。

“我们……去沙发上喝?”

“我来拿。”说着,丹尼尔拿走了赖冠霖手里的杯子。

赖冠霖跟着他走进客厅,“丹尼尔哥,为什么还没有睡?”

“我也睡不着啊。”丹尼尔喝了一口牛奶,“嗯,冠霖热的牛奶真好喝。”

“哪有?牛奶不都一样。”其实比赛时,赖冠霖没来得及和丹尼尔混熟就到了要出道的时候。像这样坐下来聊天也更是没有。

“冠霖,最近辛苦了呢。”

“嗯?哥也辛苦了。”

“你从国外来,语言不通却这样一直坚持下来,我很佩服哦。”丹尼尔转头看着赖冠霖笑着说道。

“其实也没……哥哥们帮了我很多……丹尼尔哥也是!”

“我帮了你什么啊?”

“帮了我舞蹈,还有……釜山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赖冠霖。”丹尼尔放声笑了出来。

“哥!轻点!”赖冠霖扑过去一把按住了丹尼尔的嘴巴,丹尼尔的呼吸打在他的手上,温热气流搔挠他的手心。

“啊,对不起。”赖冠霖又马上把手缩回来去拿杯子,假装认真喝牛奶。

“那个,冠霖……”丹尼尔欲言又止。

“嗯?”赖冠霖抬头。

“其实你喝那杯是我的。”

赖冠霖这才看清手里抓杯子是丹尼尔的,而自己的杯子正无辜地待在茶几上。

“对不起!”赖冠霖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手上的杯子也不知道该不该放下。

“我们冠霖真是太可爱了!”说着,丹尼尔就凑过来把赖冠霖的头发一阵乱揉。“多亏了,冠霖的牛奶,我好像困了呢。”

“那么哥,晚安啰。这里我会收拾的。”赖冠霖站起来,一副要给丹尼尔鞠躬说再见的架势。

“冠霖啊,我们在客厅打地铺吧。”

“诶?”赖冠霖还在考虑丹尼尔什么意思的时候,丹尼尔已经上楼去拿俩人的被子了。

“呐,我的就垫在下面,你的呢就分我盖一下。”丹尼尔拿了被子就开始准备地铺,他拍了拍旁边的位子说道,“好了,快来试试。”

赖冠霖听话地在旁边躺下。

“那么,我就关灯啦。”

“嗯。”关了灯后,丹尼尔就老实地躺进被窝,闭上眼睛开始睡觉。赖冠霖被他这么一通乱搞,有点哭笑不得,这位哥哥还真是说风就是雨的,却在他很自然的呼吸声中也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自那以后,夜晚的客厅就成了他俩的卧室。醒着的时候,丹尼尔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有时甚至还会缠着年纪最小的赖冠霖聊天,一聊就是一整晚。虽然最后都是丹尼尔自己先睡过去,但是赖冠霖只要是听着丹尼尔的呼吸声总是能很快入睡。

 

而现在,只是热一杯牛奶就想起这么多事,赖冠霖都要忘记正在沸腾的牛奶,一部分已经扑锅溢了出来,他慌手慌脚把火关掉。

 

太失败。

 

赖冠霖随意喝了两口,回到床上躺下,可能是牛奶的效果,竟然也很快入睡。等他想来,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初醒的赖冠霖有点放空,却意外有个好心情。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丹尼尔的美梦。他不太想的起来具体的内容,但是隐约记得他们参加访谈,丹尼尔说起了他的失眠,他的牛奶,还有一夜陪他说话的赖冠霖。

 

这样的场景是不是真实存在过?赖冠霖似乎还能想起来与站在队伍中间的他眼神相触时带来的安心与欢喜。他把这种感觉藏得很深,深到他都要开始怀疑这些场景的真假了。

 

赖冠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疯掉。

 

一个打挺,赖冠霖从床上起来,简单梳洗一下,戴上帽子,拿着钱包手机就出门了。他决定给丹尼尔买了结婚礼物。作为一个暗恋者,对一个暗恋对象做到这样,赖冠霖都想给自己点个赞了。可是逛了一大圈,赖冠霖都没想好要买什么。

 

最后他停留在一个首饰品牌的橱窗前。这个品牌最早进入韩国市场时找的就是赖冠霖来代言。当时也是赖冠霖的出道初期,打的广告词就是未来可期。虽然只是东欧的小众品牌,但是对于代言人的赖冠霖也相当客气,除了还算优厚的代言费以外,还另外送了一对对戒作为礼物。工作人员跟赖冠霖确认尺寸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报了丹尼尔指围,而女戒的尺寸他则是让工作人员制作了女生最普遍的12号。

拿到那对戒指的时候,赖冠霖忍不住先试了试女戒,不出意外的太小了,虽然他手指纤细,但是带女戒还是有点勉强。其实早就料想到,可是带不进去的现实依旧让他感到失落。他放下女戒,又试戴了男戒,却又太大,甩甩手都能掉下来的感觉。赖冠霖看着大了很多的戒指,想象着丹尼尔带上它的样子。于是在不久以后的丹尼尔的生日,赖冠霖终于把戒指送了出去。

 

戒指款式简单,丹尼尔在很多场合里戴过,甚至在见面会的时候还跟粉丝们“炫耀”。

“这是我们霖霖送我的……。”丹尼尔一只手揽着赖冠霖的肩膀,举着举着另一手说道,“定情信物哦。”

粉丝一阵尖叫。

“哥说什么傻话呢!明明是生日礼物!”赖冠霖害羞地赶紧把他的手拉下来。

“哦?我们忙内不好意思了呢,哈哈哈哈哈……”再然后丹尼尔就又和旁边的邕圣祐打闹起来。

当下赖冠霖是窃喜的,以为丹尼尔是不是也有点喜欢他。直到他明白“营业”是什么意思以后,再看台前丹尼尔和自己的互动,以及台后和其他成员的亲昵,他才知道自己幼稚到可怜的地步。

 

至于那枚女戒……

赖冠霖忍不住摸上了戴在脖子上的项链。他找到了一根简单且有点长的项链,穿起了那个戒指,戴在了脖子上直到现在。相对较长的项链,把那枚作为坠子的戒指藏的很好,就像是他自认为藏得很好的感情。

留下这枚戒指的时候,赖冠霖告诉自己,只是给自己留个纪念,可是这种没有未来的感情有什么值得纪念的?

 

赖冠霖一把扯下项链,走进门店。

 

“你好,麻烦请把这枚戒指清洗一下,谢谢。”赖冠霖把戒指递给导购员,扭头不再多看一眼。带着体温的项链被他紧紧捏进手里,好像膈到手心发疼了就能让心里舒服一点。

“请问客人还需要其他什么服务吗?”导购员回来后一脸亲切的对着赖冠霖说道。

“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有什么推荐的新婚礼物吗?”

“请问是送新浪还是新娘?”

“送给新郎的。”

“这边有一对袖口,是新到的限量款。还有这个,这款项链,也是最新款。您看怎么样?”

“就要这对袖口吧。”

“好的,这就为您包起来。请问是刷卡还是付现?”

“刷卡。”赖冠霖掏出信用卡递过去。

“好的,请稍后。”

不消一刻钟,导购员为赖冠霖送来了包装好的袖口和清洗后的戒指。

“这是您的卡,请先收好。这个戒指需要为您包起来吗?”

“额……嗯,麻烦你。”赖冠霖看着崭新的戒指有点发愣。

重新清洗后的戒指再加上全新的包装,任谁看都认为这是全新的。

这枚戒指在赖冠霖存放了这几年,什么痕迹都没留下,现在就要找到真正的主人了。

 

婚礼那天,赖冠霖是和朴志训一起去的现场,他没有强大到可以一个人面对丹尼尔和别人成双成对的景象。他们到的时间刚刚好,远远就可以看见新郎和新娘在外面和客人们合影。

“丹尼尔哥!恭喜你啊!”朴志训先走上去,拥抱了丹尼尔一下。

“谢谢啊!”丹尼尔放开朴志训,“我们忙内也来了啊。”

“我怎么会不来呢?丹尼尔哥,恭喜你结婚!”赖冠霖用所有的精神力来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让别人看出一丝破绽。

“谢谢啦。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丹尼尔搂着新娘的腰说,“这以后就是你们的嫂子了。”

“你们好,常常听丹尼尔提起你们呢。”新娘的笑容恰到好处,弯弯的眉眼让看着的人都觉得温柔。

“嫂子好。”

“嫂……嫂子好。”原来叫出这个称呼,并不没有想象中的困难,“额……那个,祝你们幸福。”赖冠霖递上包装后的两个盒子。

“哇,谢谢。”新娘似乎没有想到会从赖冠霖手里收到礼物。

“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赖冠霖摸摸鼻子,躲开新娘的视线,“以前我送过丹尼尔哥一个戒指做生日礼物,这次我去同一家店又配了女戒,希望你会喜欢。”

“你太有心了。我们会好好戴起来的。”

 

我们……是啊,从此你和他就是我们。

 

“你当着我的面收其他男人的戒指哦,”丹尼尔佯装生气地去抢盒子,“给我看看!”

“不给,你自己不也有一个。”

“……”

两个人开始嬉闹,仿佛周围没有其他人。

“额,那个,丹尼尔哥,我和志训哥进去了。”说着,赖冠霖拉着朴志训先进了会场。再看下去,他害怕就会难受的死去,再怎么武装后的自己,都不过是打了气的气球,一搓就破,脆弱不堪。

 

婚礼的仪式很简单,一对新人在所有亲友的见证下交换对戒,承诺一生,亲密接吻。赖冠霖看着台上甜蜜微笑的两个人,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可是眼里是却是止不住的泪水。从此他的幸福就由她来负责,无论贫穷富贵,无论疾病健康。

 

赖冠霖终于亲眼看到了自己爱情死去的样子。

 

“爸,我打算回家了。”从婚礼现场出来,赖冠霖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

“你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这里已经没有了我牵挂的东西……”和人,赖冠霖在心里补充道。

“好,你定好机票告诉爸爸。还有……冠霖呐,这些年,辛苦你了。”

只一句话,差点又让赖冠霖红了眼眶。

“嗯,谢谢爸爸……等我回来。”

“好的,儿子。”

 

几年的青春,赖冠霖付出的所有爱恋,就是一场独角戏。就算剧情跌宕,现在也到了散场的时间。那些本不过是他的痴心妄想,一个人走,再也没什么好留念。

 

爱这东西,放下也罢。






很抱歉各位
我是上来请假的
被重感冒折磨到不行
工作也一团糟
欠的作业也一定会补上
((˶‾᷄ ⁻̫ ‾᷅˵)以后再也不乱立Flag了)

朋友们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告诉我一首歌
我选一首歌用这个基调写文
ಠ_ಠ(其实我就是歌荒了)

====================

感谢大家的慷慨解囊

等我听过每一首歌后

让我来选一首吧

====================

各种切换音乐app

而且还有各种韩文

找歌花了点时间

但是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推荐

最近就靠这些吊着了(⁎⁍̴̛ᴗ⁍̴̛⁎)

听完了大家的推荐

致郁的特别有感觉

所以最后还是选了真相是假

争取这周交作业

真的真的

非常感谢

❤️


反反复复就是一直想听这首歌

【丹罐】不夜(七)

第一个案子终于破了!!!

撒花!!!

从第一章到现在

半年的时间

还只是第一个案子

我可以拖成这样也是渣到极限了

真是委屈你们了

 


 

 

 

“姓名?”赖冠霖被他的组长提溜进去做了主审员,而旁边的朴佑镇也是被丹尼尔一脚踢了进去做了记录员。朴佑镇已经在心里且在口头上辱骂姜丹尼尔一百遍。


“……”


“年龄?”


“……”


坐在对面的嫌疑人依旧一言不发。


“别以为装哑巴,我们就那你没办法,就抓你那现场,就可以给你判个死刑!”朴佑镇暴躁地吼道,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还好被赖冠霖一把按下来。


“……呵”嫌疑人抬头看看脸色发红的朴佑镇,咧嘴一笑,透着股轻蔑味道。


总算是有点反应,赖冠霖有些丧气。


“你昨天晚上在哪?做什么?”赖冠霖继续问道。


“……”


半个小时过去了,所有的问题都石沉大海。

 

 

 

丹尼尔在观察室了打了半小时游戏,耳朵听着审讯室的动静,里面愣是一个屁都没问出来。“都是没用的家伙……”他咬碎嘴里的糖,抬眼看看审讯室里端坐在椅子上的嫌疑人,“还是得我出马……”他把手机收进口袋,走出观察室。


“砰——”丹尼尔推门进去时用了很大的气力,门被撞得发出巨大的声响。赖冠霖和朴佑镇都惊讶于他的突然出现,可嫌疑人连眼睛都没抬起来看一下。


“朴佑镇,你给我出来。”朴佑镇又被姜丹尼尔一脚踢出了审讯室,他坐到原来朴佑镇的位子上,桌子上的审讯记录上除了时间和审讯人姓名其他什么内容都没有。


“这半小时,真是白瞎了……”丹尼尔把审讯记录丢给赖冠霖,“你记,我来问。”


“是!”赖冠霖赶紧把记录上审讯人栏中的朴佑镇划掉,然后在自己名字旁边郑重写下姜丹尼尔。

 

“咳,抽烟吗?”丹尼尔掏出一支烟,问道。


对面依然没有反应。


“不抽?那不介意我抽吧?”丹尼尔也不在意被人忽视,把烟收回来放进嘴里,掏出打火机点上。


“金志国,金小敏是你的什么人?不,应该是朴小敏。”


“她不是朴小敏!”金志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大声吼道。


赖冠霖看着旁边丹尼尔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只一句话就能抓到嫌疑人的痛脚。


“看我做什么?还不给我记下来。”感受到旁边的视线,丹尼尔侧过头在赖冠霖耳边轻声说道。


“额……是!”赖冠霖赶紧动笔,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哦?不是朴小敏?那为什么身份证明上都是朴?”


“她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只会是金小敏!”金志国很激动,却又在克制,握紧了双拳。


“那我换个问题,朴政是谁?”


“不准提这个名字!你们都是坏人!不准提这个人!”金志国的情绪好似有些松动,整个人却还在自我控制,握成拳头的双手开始翻白,身体止不住的抖动,好在被镣铐禁锢在椅子上,不然赖冠霖都担心下一秒金志国就要冲上来掐住他俩的脖子。


“我才问了你两个问题,你就这样,下面我们还怎么聊得下去?”丹尼尔很满意他的反应,打破他的冷静才有办法让他开口。


“你给我闭嘴!闭嘴!”


“那我们来聊聊你的女儿金小敏吧。”丹尼尔特意在“你的女儿”这四个字上加重咬字,“她是因为什么死去的?”


“那个畜生,那个畜生害死了她!”


“你口中的畜生是不是朴政?”


“不准叫那个名字!”


“OKOK,火气怎么这么大……”丹尼尔被金志国一吼就装投降状,“那这个畜生到底是怎么害死你女儿的?”


“我的小敏那么相信他,他竟然,竟然趁李海美不在家的时候,竟然对她做了那种事!这个畜生!李海美也不是人,自己的女儿都那样了,竟然还能跟那个畜生生活下去……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好他们都死了,他们早就该死了。”


“他们是怎么死的?是你动的手?”


“报应,都是报应!老天爷是看我可怜告诉我真相,让我杀了那对狗男女!”


三言两语间竟还牵扯出了朴政和李海美的死亡真相。


在调查金志国的家庭关系时,他们了解到了李海美在与金志国结婚十年后离婚,一年后,李海美带着女儿金小敏嫁给了朴政。金小敏在高中时应染上DUYIN后因口及食过量而死亡。两个月前,朴政和李海美在家中因煤气中毒而死亡。当时是按照意外事故结的案,没想到通过这次的审讯竟然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你是怎么杀的人?”


“我只是说煤气管道检修,她竟然都认不出我来,我把阀门弄坏了,他们都不知道,你们也都不知道。”金志国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笑。


“你女儿的死是怎么回事?”


“都是那个畜生!那个畜生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她觉得活得不痛快,被人骗着口及了DU!她还那么小啊!所以!我要全部把他们杀了!杀了他们!”说到激动处,金志国又躁动起来,就连地板都跟着有些颤抖。


“你说了老天爷告诉你的真相,他是怎么告诉你的?”金志国与李海美离婚多年,金小敏也死去这么久,他是怎么知道真相的,老天爷?丹尼尔可不相信这些。


“老天有眼啊,把小敏的日记带给了我,我才知道……我才知道……我的小敏……小敏她受了这么大委屈……是我没用……是我太没有……当年为什么我没有争取?……”金志国的情绪彻底奔溃了,最后一直喃喃自语,说着后悔的话。

  

丹尼尔和赖冠霖走出审讯室,“你去把带回来的证物再搜查一遍,我要看那本日记本。”


“好的,组长。”赖冠霖放下审讯记录就走了。




“呼——”一松懈下来,身体的疲惫感一下子就涌上来了。丹尼尔伸了个懒腰,把腿架到桌子上,多年没动用的机能,不是那么容易找回来的。


很快,赖冠霖打来了电话。


“组长,没有找到金志国口中的日记本。”


“哦?”这个就有趣了……


“会不会是搜证的同事没找到?需不需要我再去一次?”


“不用了。恐怕,这本日记本早就消失了。”


“组长,你的意思是?”


“你再去提审金志国一次,问他日记本的来历。”丹尼尔挂断电话,拿在手里把玩。金志国和李海美离婚多年,俩人一直没有来往,就连金小敏也没有接触。所谓的金小敏的日记为什么会突然到金志国的手中,是朴政或者李海美的仇人吗?又或者是金小敏的朋友?这个躲在影子后面的人参与了多少?为什么偏偏是金志国?这些问题,在丹尼尔的脑袋里缠成了乱麻,找不到头绪。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加班?”丹尼尔想到脑袋都快要炸裂,开始怀念之前准点下班的日子。“以前这个点,我应该在家喝着啤酒,撸着猫,看着电视……好饿啊……”想着想着,肚子就更饿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尹智圣探进半个身子。


“智圣哥哥!你终于来了!你一定是上帝派下来的救兵!”丹尼尔用脑过度,饿得见谁都要撒娇。


“你的小跟班呢?哦,不是‘小’跟班,那家伙看着比你都大只。”尹智圣把藏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干粮放在桌子上,“看你加班,打赏你的,我先下班啦。”说完,赶紧撤了。


“不要走!智圣哥哥!不要走啊!”丹尼尔一个人演了一会儿琼瑶剧,可尹智圣头也没回,早就溜得没影儿了。


“哼,浪费我感情。”见没观众,丹尼尔说收就收,眼下填饱肚子对重要。他打开零食袋,拆了包巧克力派,“算他还有点良心。”


丹尼尔吃完三个巧克力派的时候,赖冠霖又来电话了。


“组长,金志国说日记本就在他家里,就跟金小敏的照片摆在一起,可是我们当时在那桌子上根本没看到什么日记本啊。对了,他还说那个日记本是快递寄过去的。”


“快递?”那日记本的来源恐怕是找不到了。


“是的,我问了金志国寄件人是谁,他说是老天爷。”


这本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日记本在这个案件中起到了导火索的作用,可偏偏这样一个重要的线索却平白消失,无从追踪。


“组长?”电话那头的赖冠霖听对面丹尼尔没有回应,试探地喊道。


“嗯,你回来吧,我带你去吃烤肉。”

 

 











 


目录

因为完结了一篇比较长的文

所以终于有脸做一个目录了

希望大家阅文愉快






【丹罐】喜欢你的道理(完结)

                    十一  番外   十二


【罐丹】Roommate(完结)

  


【丹罐】不夜(未完结)

            


【丹罐】告白(完结)

    


【丹罐丹无差】恋爱流水账(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二三事  四五事



【丹罐丹无差】搞事我只服忘拿碗(未完结)

    



各种一发完

【丹罐】我知道你不知道的事

【丹罐丹无差】窃窃

【丹罐丹无差】我觉得我同事喜欢我

【丹罐丹无差】我觉得我喜欢我同事

【丹罐】I FOR YOU

【丹罐丹无差】最浪漫的事

【丹罐】小新娘

【丹罐】Hunter



微信体系列

  二      



看图说话系列

        



我的渣剪辑

lollipop luxury







【丹罐】喜欢你的道理(十二)(完结)

最后一次更这篇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

瑟瑟发抖

我的第一篇中长(?)文终于完结了

沐浴更衣感谢老天爷

感谢大家

爱你们❤








赖冠霖会被单独叫到公司,他一点都不奇怪。现在网上对于他分化的事情讨论的这么热烈,第一次他的名字在热搜挂了好几天。


“冠霖,现在网上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所以我们想你的性别可能需要公开了。”


“嗯,我明白。”赖冠霖其实已经是迫不及待想公开,但是态度上依然要表现得很为难的样子。


“我们已经在想办法联系那个论坛的负责人去删帖,应该很快就可以平息。但是既然公众已经开始关注到你的分化,所以公开是迟早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有什么不好的情绪。”


“我理解,我相信公司会帮我处理好。”


“还有一个事情……”赖冠霖就知道不会只是他分化的事情。其实和那个帖子类似的很多,只不过都是在几个小时中就被论坛给删了,最近大热的那个帖子是邕圣祐托朋友保住的,里面的内容他们并没有去引导,但也没想到会有人关注到他和丹尼尔的事情,不过看现在这状况,是想试探一下他吗?


“什么事?”赖冠霖自己也不提,就等着对方先开口。


“你看帖子了吗?”


“还没有……”赖冠霖确实是没有看帖子,事态的发展都是从新闻报道中知道的,这其中不免有很多杂志小报对他和丹尼尔关系的揣测报道。


“那个,其实是这样的,那个,你和丹尼尔的关系怎么样?”


“关系挺好的呀。”赖冠霖很坦然地说。


“挺好是……怎样的好法?”


“就……这要怎样回答?”


“或者你告诉我,你说的‘挺好’是跟其他成员一样的‘挺好’吗?”绕了一大圈,终于是问道点子上了。感受到与他相谈的工作人员明显紧张的声线,小心翼翼的语气,赖冠霖突然想不通他们是犯了什么大错吗,为什么一定要跟人隐瞒?只一瞬,赖冠霖便改变了主意。


“不一样哦,丹尼尔哥是不一样的。”他抚上后颈的腺体,含笑说道。他一点不担心丹尼尔会因为他的决定而对他生气,反而他觉得丹尼尔会更高兴也说不定。想到这,他毫不犹豫地撕掉了屏蔽贴,一股甜腻的焦糖味流露出来,其中又夹杂着黑麦威士忌的味道,两种信息素的味道在空气中缠绵。


 “你……你们……?”很显然,他知道那股黑麦威士忌是谁的信息素味道。

赖冠霖很满意对方的反应,他把屏蔽贴又贴上,“而且,这不是临时标记。”


“你们真的?……算了……冠霖,你先回去,你们的事让公司来打算。”


“好的,谢谢。”赖冠霖瞬间觉得非常轻松,自从分化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自由的呼吸,没有那么大压力,不考虑以后的打算。

 

 

 


丹尼尔回到宿舍才知道赖冠霖被叫到公司了。


“丹尼尔哥,我把咱们的事告诉公司了,你不会生气吧?”


“我还巴不得呢,你有没有怎么样?他们没有为难你吧?”现在的丹尼尔最怕两件事,一是怕赖冠霖不开心,二是怕赖冠霖受委屈。


“我没事啦,我都想好了,大不了不就不做歌手了。”


“说什么傻话?!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我是说真的,我从出道开始,已经收到了这么多的掌声,我早就无憾了。”


“冠霖,”丹尼尔把赖冠霖拥进怀里,“你值得更好的未来。”


“我已经有你了啊,你就是更好的。”


“我们不要想得这么悲观,也许会有新的出路也说不定啊。你看我们这么红……”


“丹尼尔哥,你好臭屁哦,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是God Daniel,你可是God Kuanlin。”


“你是God Daniel我认证啦,但是我……唔”


赖冠霖被丹尼尔吻住,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都被堵回肚子里去了。


“你们!不要在客厅做这种事情!”尹智圣一回家就看见沙发上吻作一团的两个人,一个狮吼,就冲上去把那两人分开。


“丹尼尔,你是皮痒了吧?!”尹智圣拿着抱枕狂甩丹尼尔的脑袋。


“我错了,我错了,哥,手下留情啊!”丹尼尔被打得满室逃窜。


“你给我站住!”

 

 

 


“哥!智圣哥!别打了,公司来电话了,说找你!”黄旼泫从楼上匆匆跑下来,就看到客厅乱成一堆的样子又受不了,把手机塞给尹智圣后,就开始动手整理。


“您好!”


“是!”


“是!”


“我明白……”


“这个我可以保证,请相信我!”


“好的,再见!”


尹智圣挂了电话,对丹尼尔招招手。


“姜丹尼尔,你过来。”


“我不要,你又要打我。”


“趁着我心情好的时候,你赶紧给我过来!”尹智圣气得心累,一屁股坐到赖冠霖的旁边,“冠霖,你是不是跟公司坦白了?”


“嗯,对不起,智圣哥,我又任性了。”一想起这件事,赖冠霖觉得最对不起的,还是自己的成员们。


“刚才在电话里,公司已经把处理想法告诉我了。你们的事,公司会替你们保密。”


“真的吗?”赖冠霖和丹尼尔异口同声,就连劳动中的黄旼泫都听见动静,停下手里的活,一起坐到沙发上听尹智圣讲话。


“真的,公司说冠霖分化的事,他们会发新闻稿给各家媒体。关于恋情,合约期内,你们都不能公开。还有,”尹智圣转过头盯着丹尼尔说道,“公司让我全权管理宿舍纪律。你们只要在我的眼皮底下,别想做什么越轨的事情!听见没?”


“额……是是是,没问题。”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丹尼尔他们措手不及,只要不拆散他们,什么要求他都可以答应。

 

 


 

公司的行动力也是非常的迅速,原来被各种小道充斥的网络在三天后水落石出。大韩民国的国民终于知道了wanna one成员赖冠霖分化成为Omega的事实。因赖冠霖而热闹非凡的热搜也慢慢被其他消息所掩埋。有人也会担心,年轻Alpha和Omega同在一个组合会因为信息素的影响而造成私生活的混乱,而wanna one的成员们却从来不特意回应这些,他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步调,用音乐,用实力,用努力创造出属于他们的神话。


而事业爱情两得意的丹尼尔却很烦恼。


自从将恋情和成员坦白后,丹尼尔过得更加孤家寡人。因为成员们都防着他接近赖冠霖。自家辛苦养的“白菜”还没熟透就被自家养的“猪”给拱了,是你你也得护着。


“丹尼尔,你赶紧从冠霖的房间里出来!”这是尹智圣


“丹尼尔,收起你的信息素!”只是邕圣祐


“丹尼尔,不准和霖霖单独出门!”这是朴志训


“……”


“啊!我受不了了!赖冠霖,我们私奔吧?”


“好啊!”










甜圭和小林子!爱了爱了!
从头笑到尾
话说这是小林子第几次演同志了
还有小林子真的不太像jugen的感觉

【丹罐丹无差】搞事我只服忘拿碗(二)

继续搞事

私设如山 

*异性同性恋平等化 

*成员们均用微博 

*忘拿碗出道五年且未解散 

 

 

 

 

 

尹智圣和狐朋狗友吃完饭,凌晨才回到家里,一个晚上没有滑手机,锁屏消息提醒他“您关注的丹罐超级话题已更新”。

 

尹智圣有个不为人知的小号——桃子满满罐,关注了很多丹尼尔和赖冠霖的CP向的博主,但是他一直对自己说:“我不是腐男,我只是关心弟弟的幸福而已。”

 

丹尼尔喜欢赖冠霖的这件事情,是尹智圣一不小心发现的。

 

出道初期,他就常看到丹尼尔带着赖冠霖开夜车练舞。某天晚上,他鬼使神差地想去慰问两个辛苦的弟弟,带了宵夜去练习室。他幻想着俩人看到带着夜宵的他感激涕零的样子就要推门进去,这手还没摸上把手呢,他就看到丹尼尔正给躺在地上好像睡着了的赖冠霖盖衣服。尹智圣欣慰地想,他家平时上蹿下跳的丹尼尔也终于懂事知道疼人了,他要记录下这感人的一幕,掏出手机就对着里面录视频,他看着手机屏幕里动作轻柔的丹尼尔,当妈的骄傲感油然而生。可接下来的一幕,吓得他差点拿不稳手机。他一瞬间感觉到自己好像拍到了了不得的画面。

 

他蹑手蹑脚地下楼,没惊动练习室里两个人。他在电梯里又不死心点地开了那个视频,里面的丹尼尔在给赖冠霖盖上衣服后,没有离开,而是亲了亲他的额头。

 

亲额头!还那么轻柔的亲额头!

 

尹智圣当时的感受就像是当妈的发现了儿子床底下藏着的小黄书,反正就是百感交集。回到宿舍,他把一袋子夜宵丢给了那群饿狼,自己坐在一边点开了微博“丹罐”超话,从此他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尹智圣的新世界每时每刻都有新消息,尤其是今晚。

 

“让我来看看我们家的傻弟弟又干了啥惊天动地的事情……”尹智圣先点开了超话首页。

 

“热搜都在说霖霖恋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555555555我们的极圈CP要崩了吗5555555555555”

 

“大家不要相信那些有的没的,没有官方消息,我都不信!!!”

 

“别去看热搜那些营销号的蹭热!!!一起来重温一下新单MV的花絮!!!丹罐最甜!!!”

 

……

 

“热搜怎么了?”尹智圣点开了热搜页,满眼“赖冠霖女友”“赖冠霖 谈恋爱”“赖冠霖 同居”。

 

“我X!”尹智圣爆了粗口。

 

微博上沸沸扬扬的传着赖冠霖交女朋友的消息,粉丝都在自发的控评,“没有官方消息请不要轻信,期待赖冠霖的新作”,也有路人表示人女友都宣示主权了,粉丝们还在自欺欺人,言辞之间都是嘲讽的味道,剩下就是一些使劲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吃瓜群众。

 

而尹智圣这个吃瓜群众也终于在一个营销号里看到了这个事情的始末。

 

原来是一个叫“用户1213410”的博主被人扒皮是赖冠霖的私生饭,然后放了大招,公开了一张赖冠霖从来没有公开过的私照,虽然很快就删除了,但是还是被人截了图,大肆讨论。尹智圣翻了这个博主的每一条微博,全部是关于赖冠霖的,但里面很多照片更像是他们周围的人拍的。也许是公司安排的粉?

 

尹智圣点开那张截屏,研究那张照片,明显是被抓拍的,里面的赖冠霖正在吃饭,菜色看上去也是他最喜欢的,看来这个拍照的人对他的喜好非常了解了。“大晚上的,玩什么推理啊……我只是个关心弟弟们的队长啊……放过我吧……”尹智圣觉得喝过酒后的脑袋更疼了。

 

“但是从哪里看出来这是女朋友视角呢?没有亲昵动作,很普通的照片嘛,不知道丹尼尔知道了没呀……”

 

在尹智圣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丹尼尔时候,公司已经开始撤热搜,公开申明也来了。

 

“公司已与该博主取得联系,该博主为wanna onward团队的工作人员。公司已就该工作人员此次的冲动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对于造成的不良影响深感抱歉!此后,我司会更严谨重视在工作人员的专业上,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在此也感谢社会大众对我司wanna one以及wanna one成员赖冠霖的关注!谢谢大家!”

 

“我们的公关部也是操碎了心啊。”今天这事就算是过去了,但是这个“用户1213410”真的是工作人员吗?尹智圣刷着微博,舆论的风向也在粉丝和水军的努力中慢慢变得和谐,他最终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丹尼尔。虽然已经是半夜的时间,但是他知道夜猫子的丹尼尔肯定还在啃漫画。他调出电话,就在他按下拨出的同时,微博再次提醒“您关注的丹罐超级话题已更新”,他又迅速挂断。

 

超话里都沸腾了,因为电影“天桥之路”官宣了,由赖冠霖担纲主演。

 

“我们家忙内真是长脸!”这半夜的官宣也透着一股耐人寻味的味道。尹智圣快被这一晚跌宕起伏的剧情给折腾坏死了。

 

“所以这之前是一场炒作吧,所以我们霖霖真是主演了,对吧?”

 

“真是一波令人窒息的操作,差点要了老阿姨的命!”

 

“真的是非常期待了,要是丹尼去客串就更好了!”

 

“画饼,如果丹尼去客串,转发这条微博,抽一位CP鹅送两套丹罐拆专。”

 

再更新,超话里面就是各种各样的抽奖。

 

尹智圣登录了自己的大号,转发了“天桥之路”的那条官宣,并写道“恭喜我们冠霖接新电影!!!PS,@姜丹尼尔 群众喊你去客串”。他的这条微博没过一分钟,转发就过万了,因为丹尼尔秒转了。

 

“恭喜我们霖霖!咱们一起走天桥之路吧[爱心] [爱心]”并配了一张蜿蜒的公路上,他和赖冠霖并肩站在夕阳下的图。

 

这转发,关于新电影的热搜就蹭蹭往上涨,直接来了个“爆”。

 

负气一时爽,挨骂是迟早。

 

丹尼尔先是被经纪人骂得狗血淋头,然后被禁用小号一周,但是他还是一直关注着自己造成的烂摊子。公司处理得干净利落,“天桥之路”的投资方也很乐意借这波热度,所以话题很快被新电影掩盖过去。已经在他腿上睡着了的赖冠霖并不知道,因为他的一张照片在微博上引起的惊涛骇浪。

 

“霖霖,我们去床上睡吧。”丹尼尔终于放下手机,推推赖冠霖。

 

“嗯?”赖冠霖坐起来,眯着眼睛,并不是很清醒,“我睡着了吗?”

 

“嗯,来扶我一下,我腿麻了。”丹尼尔一动不动坐了这么久,两条腿早就不是属于他的了。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赖冠霖一下就清醒了,“有没有怎么样,要不要我抱你?”

 

“好啊。”丹尼尔一脸撒娇地张开双手,“不过,我很重哦。”

 

“能有多重啊……”赖冠霖本来打算用公主抱,但是好像不太好着力,最后一个转身,俩手一拉,把丹尼尔拉到了他的背上,“还是用背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你可不要因为我重就丢下我,”丹尼尔本来把挂在赖冠霖手上的腿,像担心他跑掉似的,一下环上了他的腰,害的赖冠霖有点踉跄。

 

“你给我小心点!”

 

“冠霖啊,你的电影官宣了。”

 

“啊?”赖冠霖傻愣在原地,“怎么这么快?”

 

“可能是怕你跑了……”

 

“你又不正经……”赖冠霖把丹尼尔放到床上,给他掖好被子后,自己躺到另一边。

 

“刚公司来电话了,我接的。”丹尼尔侧个身,面朝着赖冠霖,“冠霖啊,你开心吗?”

 

“开心啊,工作,生活,还有……”赖冠霖顿了顿,“爱情。”

 

明明没开灯的房间,没有光源,但是很奇怪的是,丹尼尔好像从赖冠霖的眼睛里看到了亮光,就像是缀满星星的深夜,宁静而深远。

 

很快俩人相拥入眠,而身为单身狗的老妈妈尹智圣也在经过了曲折的心路历程后筋疲力尽地去睡了。

 

折腾了一晚的微博终于在凌晨时分趋于平静,一条微博评论悄悄地出现在尹智圣转发的评论区内。

 

收藏一罐奶:或许这样也可以~~~赖冠霖和朴志训贴脸自拍.jpg。朴佑镇把手机丢到一边,去冰箱里取了一听啤酒。

 

 

 

 

 

 

 

 

 

PS.没有有其他CP